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9|回复: 0

第182章 王浚的野心-上

[复制链接]

58

主题

58

帖子

1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0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182章 王浚的野心-上
咚咚小说
“几千蛮子,都杀掉了?”
刘预也是颇为有些无语,自己好不容易要寻些奴工干些苦力,你们咋就全给弄死了呢,不是说两晋时代,奴隶仆役都是珍贵资源吗?
“基本全杀了,除了有几个伶俐的留下。咚咚小说网”张统很干脆的说道。
“马上就要开春耕种了,留著作活儿不是很好嘛,为何要杀掉?”
刘预一副很是惋惜的样子。
“将军,有所不知,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
张统看到了刘预表情的变化,心中却是一喜,看来青州刘预这里,对这些不善耕种的濊貊奴很是中意,虽然不知道青州人要他们作何用处,但是只要能有人肯要这些野人,那乐浪、带方两郡的士人可就有了一个非常好的营生了。
当然,这也是让张统亲身前来的真正原因。
随后,张统就把这件事的原因告诉了刘预。
自从去年高句丽鼓动两郡东边的濊貊人随头上长了奇怪的红斑是牛皮癣吗从寇掠以来,乐浪带方两郡就抓获了大批濊貊人,前后总计得有四千到五千人之多,但是很快就发现这些濊貊人太野蛮愚钝了,基本都是干得少吃得多,特别是耕种的活,要是不用心糊弄监工,根本很难发现。
到了冬天后,已经欠收一年的两郡开始缺乏粮食,而在漫漫大雪冰封中,这些濊貊人又屡次baoan,最后不得已只如何根据脓疱型银屑病的症状进行自我诊能全部杀掉,一了百了。
刘预一听,竟然主要是牛皮癣的传播率高吗?因为缺粮食,才杀掉这些濊貊奴。在这个时代,他已经听到太多因为缺粮食造成的悲剧或者狠辣之事。
比如他知道,在中原每年都有灾害缺粮造成大量的流民,进而变成堪比诸胡叛乱的暴动。
在辽西的乌桓和草原的鲜卑人,在每年冬季缺少粮食补给的时候,往往会减少给老人的食物,以期能剩下食物给部落里的青壮。
刘预现在谋划,几乎也都是围绕粮食而开展。
当然,张统手下的两个郡缺粮食,那一切就好办了,只要乐浪带方两郡的人上了刘预这条贼船,那就很难再下了。
刘预随即就要向张统详细说了自己以粮食换取俘虏奴隶的计划。
“将军,可是我们手中已经没有多少俘虏了啊,怎么换啊。”
刘预看了一眼张统,似笑非笑的说道。
“张公,难道没了这三千濊貊奴,就没有其他的了吗,无几人、高句丽人、百济人、扶余人、马韩人,这些不都是一样可以为奴吗,而且我听说百济人和马韩人可比濊貊人好用多了,不仅会种地,还颇为听话驯服,实在是上等的可造之才。”
张统眼睛一亮,但是很快又有些黯然的说道。
“将军所言,倒是确实可行,可是这样一来就得主动出击去搜掠捕捉,实不相瞒,乐浪带方两郡的士兵使用的兵器铠甲弓箭等物品已经匮乏,出没无常的高句丽人又不知道何时出现,如果没有军械兵器补充,实在无法成行啊。”
张统说完,就眼巴巴的看着刘预。
原来是在这等着我啊,刘预心中说道。爱好中文网
刘预明白,张统把两郡的处境说的如此艰难,倒也不是胡说,历史上张统率领一千多汉人投奔辽东慕容鲜卑后,残留在乐浪、带方两郡的数千家汉人就在豪强带领下无奈归顺了高句丽,只不过自身实力尚可,再加上后来高句丽被慕容鲜卑爆锤,这才能让乐浪带方两郡汉人一直能保留极大的自治权,一直到了公元五世纪初。
“这些都是小事,只要张公能决定下来,我青州可以先以刀qiang、箭支、铠甲、食盐作为定金,交付给两郡士人,等到抓获了蛮子奴役就可以再折算抵偿。”
刘预大手一挥,很是大度的说道。
张统闻言,心中大喜,连连点头应承了下来。
至于乐浪带方两郡的士人能不能有本事抓到能抵账的奴隶,刘预是根本不担心的,毕竟紧靠数千户人耕战就能立抗高句丽,再有了大批青州的军备支援,要是搞不定周围的濊貊、百济、马韩蛮子,那也就立刻跪了算了。
在张统这边,更是不担心这些,自从三国时代以来,为了补充劳力人口,蜀汉是镇压南中蛮人建立统治,孙吴是年年进山猎捕山越人,曹魏是内迁戎胡,在辽东更是经常搜掠附近山中胡蛮,张统就是在辽东出生的,对于这些搜掠捕捉胡人为奴的路子再熟悉不过。
虽然,最近一直以来都是被蛮胡袭扰,但只要刀qiang具备把这些本事重新捡起来,还是很容易的。
随后,刘预和张统就具体的价码开始商量,这也正是两人最最关心的问题。
虽然西晋时代每亩土地的大小,每石粮食的斤数都与后世大不相同,但是如果换算成市制,此时每亩粟米平均产量不过二百三四十斤,也就是两石左右。
最开始,刘预开除的价码,是每个健壮的nannu隶可以折算三石粟米,一个儿童可以折算一石粟米,至于年轻女奴可以从三石粟米起步,最高可以折算到十石,毕竟刘预正发愁如何解决手下越来越壮大的“光棍兵”队伍呢。
至于其他的老弱奴隶,当然是一概不收的,青州军又不是开善堂,岂能要这些累赘。
听了刘预的报价后,张统却是轻轻的连连摇头,立刻对这个价格提出了建议。
“将军,这个价格太低了,抓一个男蛮奴才三石粟米,为了抓一个nannu就需要一名郡兵,算上一个郡兵的口粮,再加上折算的兵器、铠甲、箭支的损耗,哦,对了,还要加上捕获奴隶后给他们吊命的口粮,这样一来,一个nannu才三石粟米,实在是太低了。”张统很快就把自己意见说了出来。
“张公,一个郡兵两斤粟,一年就是七百余斤,也不过是六石,只要抓到两个nannu隶,就可以保证一年吃饭所需,这可价格可不低了,而且抓两三个奴隶也用不着两三个月的时间吧,其余空闲都可以继续耕种的。”
就朝鲜半岛那点小地方,不过和青州一般大,两个月就能跑个遍了。
“将军,这笔账可不是这么算的。”
刘预刚说完,张统紧接着就说道,显然是早已经有所准备。
“这郡中兵丁可都是有家有口的,家中父母妻儿还需要赡养,而且还得留出些抚恤伤亡的资财吧,毕竟这也是打仗不是嘛。”
最后,刘预和张统几经商谈,终于最终确定了一个nannu作价五石粟,小儿和女奴都是维持不变,只不过再不分男女小儿每人再加一石的口粮钱,这一石是支付给乐浪、带方两郡衙署的,并不是支付给卖俘虏的郡兵本人。
这个结果基本就是双方皆大欢喜,张统此次回去就可以先带回去大批的兵器、铠甲和箭支,而后又可以率领两郡的领主豪强捕捉胡奴为生计,这可比在乐浪、带方两郡种地的收成强多了,就附近那些野人一般的濊貊奴、扶余奴在凶悍的两郡边塞郡兵眼中都不过是些行走的钱袋子。
而刘预也是非常满意,虽然一名奴隶的收购价码看似很高,近乎要赶上一匹普通马匹了,但是乐浪、带方两郡日常所需的食盐、布匹、兵器铠甲等都将需要从青州购买,这身上有白斑但是不痛不痒是白癜风吗样一来一回之间,又可以赚回来近半,并不亏。
只不过,这两人都有些担心,乐浪、带方两郡周边的各路蛮子到底有多少人,可别很快就把这笔买卖做绝了喽。
最后,刘预倒是有些担心高句丽人,会不会突然加大兵力南下干扰,要是那样的话,刘预提前支付的定金可就要有打水漂的可能了。
“将军,在这一事上,但请放心,高句丽人已经与北扶余和慕容部什么病因和牛皮癣患者有关呢开战了,一时半会根本不可能南下,就算是派兵前来,也不过一两千人,再加上附庸的无及、濊貊人,最多不过万人,肯定不是我两郡甲兵的对手。”
张统倒是提前进入了乐观的状态。
这时候,他已经把乐浪、带方两郡缺甲少箭,军械损耗严重的情况完全破诸脑后了,如今他想的是高句丽蛮子来的越多越好,也省却了他率军入深山老林搜寻的功夫了。
五天后,张统就搭乘青州水军的大槽船东返乐浪,一同返回的还有一千领通铠,五千刀qiang,十万支箭等一大批军械,另外还有带他前来的王立。
为了鉴别交付的奴隶货色好坏,当然需要专门派人点验,不然被以次充好,岂不是就亏大了,毕竟根据这一次提前支付的“军备”式定金,最少得一万名奴隶才能抵扣掉,这可不是小数目。
所以这个重担就落在了王立的头上,毕竟王立的叔父是已经投靠匈奴汉国的王弥,在青州军中难免被另眼相看,他自己也乐得暂时去乐浪图个清闲。
当张统回到乐浪郡,时间已经到了形成白斑的原因是什么永嘉四年正月的末尾了,原本打算继续耕种的两郡子弟,也纷纷放弃了远离坞堡城池的土地,全都打算出发讨伐附近的蛮子,这捕捉蛮子卖奴隶可是比种地划算多了。
永嘉四年,二月。
从各方传来的消息,让在青州的众人纷纷感知,如今的sij室更加的风雨飘摇了。
拥立刘瓒为汉帝的大将军苟晞,在南下进攻襄阳未成功后,又转而西进,占据了南乡郡、南阳郡、义阳郡三郡国的十几个县,彻底隔断了荆江二州与洛阳晋廷的联系。
已经卧床垂死的匈奴皇帝刘渊,为了在死前完成攻破洛阳的夙愿,连下命令召回了在四处劫掠的王弥、石勒、刘灵等部将,会同匈奴人刘聪、刘曜及赵国等人继续围攻洛阳,只不过很快又被洛阳晋军和关中、凉州援军击退。
并州刺史刘琨屡次败于石勒之手,不得不更加倚重拓跋鲜卑的军事支援,整个雁门郡都几乎被拓跋部所占据。
幽州都督王浚派遣段部鲜卑在冀州境内连败匈奴汉国刘灵和石勒,彻底掌控了整个冀州北部,一时之间,天下人都把王浚看成了唯一能压制匈奴汉国的力量,声名高涨,甚至隐隐超过了当年“金谷二十四友”之一的并州刺史刘琨。
相应的,王浚的心气也是越来越高了,有了更加大胆的想法。
在永嘉四年,二月初上。
王浚就秘密派遣使者来到了青州临淄,对外宣称是探视嫁到临淄的女儿,实际上使者进了临淄的大门,连夫人王则的面都没有见,就只见了刘预。
原来,王浚此番派使者前来,是想让刘预协同青州高门官吏上书晋廷,让当今天子司马炽立皇太子,并且让皇太子出镇幽州,由王浚列属建衙,备至百官予以辅佐。
听了这个提议,刘预心中不禁一阵阵无语,他记得这个时候,西晋皇帝司马炽的年龄才不过二十六岁吧,也不知道有没有儿子,就算是有,也不超过十岁,立十岁的孩童为皇太子,再外派的幽州让王浚辅佐。
这样一顿操作,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这是把王浚当成顾名托付之人了。
可是,这样一来,实际掌控洛阳的太傅司马越怎么可能答应呢?没有司马越的允诺,当今晋室皇帝司马炽的话,还不如几句屁管用。
“台产兄,王公此谋,实在是难以成功啊,空惹非议啊。”
这次来的使者,不是别人,正是王浚的另一个女婿枣嵩枣台产,他娶的是王浚之女王韶,正是刘预妻子的亲姊。
枣嵩听后,并不以为意。
“季兴,这就是你不懂了。王公当然知道,有司马越在朝中掌权,这立皇太子的建议是不可能成功的。”
“而且,就算立了皇太子,也不可能让其脱离掌控,更不可能由王公辅佐皇太子。”
枣嵩说着就一副智谋自矜的表情。
刘预有些厌恶,心说,既然都知道,那又是为何如此做,难不成要来消遣老子不成。
“那这到底是是何意?”
枣嵩微微一笑,悄悄的对刘预说道。
“王公已经猜测,屠各胡人将来势必要攻破洛阳,到那时候,不管是天子死难也好,还是弃宗庙出逃也罢,王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承制开府了。”
原来王浚是断定洛阳肯定要凉在匈奴人手里,不过是想借这次立皇太子的机会邀名罢了,等到晋帝真的凉凉的时候,就可以借机一展野心了。
刘预一听,尼昂嬉皮,这么漏洞百出的计划,有个鸡毛用,真有那本事你打垮匈奴人,明目张胆的挟天子多好。
“高明,实在是高明,不知道是哪位高人给王公的建言?”
枣嵩自负的微微一笑。
“季兴,过誉了,不过是我信手拈来的小计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1-7-27 20:15 , Processed in 0.09146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